<menu id="awg88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wg88"></menu>
  • 彭澤熱線

     找回密碼
     注冊
    查看: 38409|回復: 0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嘴炮就是印鈔機?副院長案或被人為操作!

    [復制鏈接]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1#
    發表于 2019-6-13 20:02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這些日子,副院.長夫婦案在網絡上日漸發酵,引發輿論和社會的諸多關注。據海南政法網5月31日的消息: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.長副院.長同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.委監委審查調查,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遠生涉嫌違法犯罪接受公.安機關偵查。這樣官方發布,似乎已經為案.件提前定了性,也讓實名舉.報.者一片歡呼。筆者關注到這起案.件也有些時日,從最新獲取的一些資料來看,這起案.件的背后還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      
      “200億”、“商業帝國”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    
      從目前網絡流出的各種報道來看,最博人眼球的無異于“非法斂財200億元”“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”這些話語。首先,我們來看看這200億是怎么來的。據(聯合舉.報.控告書)稱,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資產總額至少在100億以上,再加上副院.長夫婦實名或匿名登記注冊的其他公司,得以計算出來這個數字。筆者特別注意到,實名舉.報.人提到最多的字眼就是“估計”,再精確一點還是“保守”。但舉.報.并非兒戲,不是“過家家”,更不是信口開河的打嘴炮,畢竟,自始至終他們都沒有公布有力的證據證明這200億的具體構成。那么,按照他們的邏輯,想加幾個零都可以,反正也不上稅。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,公司與自然人都是具有獨立人格的,自然人是按照股權進行利潤分配的。將公司就等同于個人的說法本身就是徹頭徹尾的法盲。目前也并沒有任何證據顯示,副院.長丈夫劉遠生旗下的公司是通過非法手段設立和經營的。那么“非法斂財”一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。
      
      其次,我們再看看所謂的“商業帝國”。這個“帝國”的版圖被舉.報.者描述為“海南省+重慶市萬州區+四川省瀘州市”(反正就是他們認定的副院.長夫婦的勢力范圍)。當然,這只是國內的,算上資料所限的境外公司,那可以是稱霸全球了。之所以要提出“帝國”的概念,那當然是為了制造引爆點而拋出的噱頭,也讓所謂的200億元與之相輔相成。當然,如果要成為“帝國”的話,僅僅夫婦二人肯定難以維系,這就要請出七大姑八大姨,他們就是不可或缺的利益鏈上的一環。這樣的邏輯仿佛就是在說,別人的就是你的,誰讓他們跟你有關系呢?筆者倒是也想坐擁這樣的關系,輕輕松松坐擁百億不是夢啊!

      
      網絡黑.社.會才是萬惡之源
      
      副院.長夫婦案的緣起是2018年的易真武敲詐勒索一案。筆者注意到,在這起案.件中,易真武始終在為敲詐勒索的事實粉飾,其背后不難看出利益熏心和貪婪無厭之下的鋌而走險。據最新消息,截至目前,易真武還被羈押在重慶萬州看守所等待審判。而這之后,李善杰、陳子南、李富華等人都相繼浮出了水面。與易真武一樣,他們往往是在與副院.長夫婦所對峙的案.件中敗訴的那位,又或者是得利不均者,他們所尋求的正是伺機反抗與報復,以彌補內心的失衡。面對巨大的蛋糕,人性肯定暴露無遺。首先,副院.長夫婦高高在上的地位和實力肯定是利益分享者的首選。背靠大樹好乘涼。分這樣一塊蛋糕,肯定是又大有甜又輕松的。其次是矛盾的弱勢群體心態。雖然大家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但普通人下意識的弱勢心態肯定不容置疑。在利益分配時,免不了牽涉人心、人情。但一旦天平失衡,就一定會卸下面具,找尋屬于自我的利益最大化。事實上,弱勢具有先天博人同情的優勢,只要稍加利用,就可以形成幾何級的放大效應。網絡黑.社.會正好就利用了普通民眾的善良和單純,更多的就是普遍的“仇官、仇富”心態對敲詐目標進行攻擊和威脅。就目前輿論的態勢來說,也正印證了這個道理。然而,一邊倒并不是真相本身,反倒成了藏污納垢之所。這其中的幕后主使團隊,被業內人士稱為叫“網絡黑.社.會”。

      
      我們回顧整個案.件的走向不難看出,整個事件都有媒體的身影游走其中。從易真武百萬元的勒索案,瞬間引爆成為百億元的非法斂財案。從理性的角度看,這個傳播的速度與影響力,既不符合信息傳播的原則,也不適用于關注反饋的時效性。但如果這是一起有預謀有組織的輿論事件,那么一切的不合理就顯得合理了。這就是活躍在互聯網中的指揮著大量“黑媒體”、“黑公關”、“黑寫手”的“網絡黑.社.會”。
      
      這些黑公關一般分為兩種:一種是黑稿威脅,通過撰寫黑稿,或炮制新聞,向新聞主體尋求利益回報;二是合作黑稿,由其他人找到黑公關合作,提供新聞主體的黑料,由黑公關創作后傳播。不論用哪種方式,委托者只需要支付足夠的金錢,便能讓受害者的人生財產、社會聲望、個人聲譽等受到侵害,更有甚者,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      
      筆者通過一份(新浪輿情通)的資料,發現了蛛絲馬跡。本次副院.長夫婦案.件中,整個事件的爆發點是2019年5月13日21點,其中,新浪微博的傳播占比高達84.88%,其他渠道卻顯寥寥。這樣的傳播路徑并不屬于正常的網絡事件傳播法則。其次,在熱點網民統計中,有三人最為活躍,他們分別是李白菜菜、用戶6241703942、希望中國公平與正義。其中李白菜菜與用戶6241703942各發布文章16篇,希望中國公平與正義發布文章10篇。筆者無異于雞蛋里面挑骨頭,但轉發前兩名同為16篇的數字是真的巧合嗎?此外,媒體觀點表達中,采用“網曝海南高院副院.長家族資產超200億”標題的占比49%,說明傳播者早已為該案.件打上了深深的標簽和烙印。也深諳怎樣的說辭可以引發其他輿論的迅速關注和響應,更清楚如何用標題煽動民眾仇恨心理。不得不說這份難能可貴的別有用心啊!

      
      筆者在多方探尋中接近了一位掌握本案證據的人。據TA透露,副院.長夫婦案的始作俑者是李善杰,他和劉遠生同為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。跟易真武案一樣,也被劉遠生指控偷錄其出格言論而對其實施敲詐。雙方不可調和的矛盾引發李善杰最終選擇了頂級的 “網絡黑.社.會”來瘋狂報復劉遠生家族,而真正的執行者正是“大名鼎鼎”的前廣州(新快報)記者劉虎。據百度資料顯示,2013年8月24日,劉虎因涉嫌制造傳播謠言被刑.事.拘.留。據北京市公.安局移送審查起訴意見書認定:劉虎自2012年5月至2013年8月間,通過新浪微博賬戶“記者劉虎”先后發布多條微博,嚴重損害他人名譽;肆意散布他人負面信息,變相勒索錢款共計人民幣65萬元;惡意炒作社會敏感問題,嚴重擾亂互聯網正常秩序,損害了政府部門公信力。筆者在翻閱了(中國經濟周刊)針對此次副院.長夫婦案的相關報道時發現,文章引述劉虎的觀點時稱他為該案.件的“獨立寫作者”。看來這次的卷土重來,早已有備而來。誠然,我們寧愿相信劉記者的“改邪歸正”與自證清白,但在法律漏洞和巨大利益誘惑的面前,總得做一個選擇。

      
      綁.架輿論,制造偽民意,網絡黑幫殺傷力有多大?
      
      當前,網絡黑.社.會的從業者不在少數,且呈現日漸擴大的趨勢。一些從業者說,沒有熱點就制造熱點。只要錢到位了,想卸胳膊還是大腿,都輕而易舉。通常情況下,網絡黑.社.會的發起人就是報仇人。就像易真武那樣,然后尋求有同樣際遇的“伙伴”組成一支大反派的“復仇者聯盟”。而“網絡黑.社.會”就成為他們的復仇武器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網絡黑社會是網絡黑.社.會的化身,他們不問真相,只服務于金錢,通過接受訂單、分析心理、制作帖子、雇傭水軍、密集發帖等程式化的流程,詆毀、誹謗所打擊的對象,對于輿論的操縱,更是做到了“翻手為云,覆手為雨”,儼然成為社會最為之痛恨的毒瘤。眼下,全國正在開展掃黑除惡專項工作,對于網絡黑.社.會自然也要重拳出擊,還全社會一個健康的網絡世界。
      
      網絡黑.社.會幾時休?
      
      誠然,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這次事件就會有不同的答案。如果像易真武、李善杰這樣的舉.報.人是受害者的話,那么,他們個人的一己之力定然是蒼白的。那么,選擇通過媒體發聲就是最便捷、最有效的手段了。但誰能保證受害者就真的是受害者?更何況他們選擇的武器是見不得光的暗黑者的操作。而那些“收人錢財替人消災”的“網絡黑.社.會”一直以來視國家法律于不顧,視社會公序良俗于無物,肆意煽動民意,挑起社會不穩定因素,制造社會矛盾和仇恨,而這幫最可惡、最惡劣的一群人往往卻隱藏在網絡最深處。
      
      筆者在與部分網絡“黑媒體”、“黑公關”從業者交流中,觸及到了網絡黑.社.會產業鏈的一個小小的環節。這無孔不入的“黑.社.會”不僅僅是明星名人的撒旦,也是諸如騰訊、愛奇藝、今日頭條等企業的夢魘。一位“黑公關”更是直言不諱說,像副院.長夫婦案這么大規模、這么大影響力的事件,沒有三千多萬做不下來。用3000萬撬動200億,挑戰的不僅僅道德和人性,還有國家的公信力和法律的權威性,抹滅了國家政法機關的正面形象,綁.架干部。

      
      今天的我們也許就是一個吃瓜群眾。但又并非純粹的局外人。因為,不知何時,我們也會成為“網絡黑.社.會”所要“討伐”的對象。如今,媒體的力量早已是一把雙刃劍,我們希望生存在“以事實為依據,以法律為準繩”的良性環境中,摒棄那些無端的謾罵、惡意的中傷。我們見過諸如崔永元曝光“最高院有賊”等被媒體輿論所影響的案.件,讓原本司法獨立的精神成為笑談。如今全國性的掃黑除惡行動正在風口浪尖之時,被打擊的僅僅是金字塔最下邊的那類紋龍紋鳳的實體性、線下黑.社.會集團。而那部分存在于金字塔尖的黑.社.會群體“網絡黑幫”,相關新聞確鮮有聞他們的報道,他們隱藏得更深,偽裝得更好,危害確是傳統黑幫的數百倍。而那些不為人知的“網絡黑.社.會”集團正在吞噬法治根基,動搖著人民群眾對政府的公信力,掩蓋以及扭曲事實真相,理應成為我們口 誅 筆 伐的對象。之前一篇(3000萬撬動200億,“法院副院.長200億事件”中看網絡黑產)的短文在很短時間內在朋友圈瘋狂的轉.載,猶如淤泥中的荷花,讓眾多網友多了一層思考,也必須得學會獨立思考。“法院副院.長200億事件”終于多出了一個不同的聲音,不同的見解,不同的視角。相信隨著事件調查的深入以及網絡黑.社.會集團慢慢浮出水面,這一股操控輿論,綁.架民意的勢力究竟是一群什么人?相信網友會對此更加對此感興趣,那么幕后的金主又是誰?一系列的問題才是真正事件的開始而已。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彭澤熱線 免責聲明 本站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及個人 不代表本站觀點及立場.
    本站不對網友所發言論的真實性做出評價,也無權刪除(反動、色情、政治、垃圾廣告帖等除外)
   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,請立即聯絡我們。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,并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的歉意。
    本站法律顧問: 陳銀山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特级A欧美做爰片第一次